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通过市场化合作应对制造业危机0

2018-12-07 03:16:52

通过市场化合作应对制造业危机

先来看一组这样的数据:2012年三季度,我国GDP同比增长7.4%。这是自2009年二季度起,14个季度以来的经济增长数据。进入2012年的第四季度,随着CPI的持续走低,多项经济数据也在逐渐回暖。10月份,官方PMI 为50.2%,终于重回荣枯线以上。随着前期积累的宏观刺激政策效应显现,加之企业去库存化周期接近尾声,制造业整体的新订单数终于出现向好迹象,生产和就业状况短期内应该有所改善。

PMI止冷回暖的信号意义不言而喻,但由于其指数存在编制上过于简单、抽样上易以偏赅全的缺陷,所以其含金量多少仍值得商榷。另外,PMI反映的也只是企业采购经理们对当前业务状况及前景的主观判断,而且这种判断在不同规模、不同所有制企业里的差别很大。笔者认为,如果抛开季节性和政策性因素的影响,从中长期来看,制造业内忧外困、制造企业冰火两重天的危机仍在。

先从整体来看,当前我国制造业的“外困”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:,全球经济危机下,作为“世界工厂”的中国制造业尤感寒意,出口订单的减少、贸易摩擦和市场的萎缩等都成为影响制造业增长的不利因素。第二,欧美发达国家为走出危机、提振经济,纷纷将目光瞄准本国制造业,提出再工业化战略,这对“大而不强”的中国制造业来说是雪上加霜。第三,新一轮全球制造业变革正在兴起,在欧美等国吸引在外产业“回巢”的同时,东南亚正以更低廉的资源优势成为产业转移的目的地。

再看制造业的“内忧”。首先,国内劳动力成本快速上升、企业税负过高、融资难等因素导致制造业深陷困境;其次,中国资源和环境瓶颈收紧、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、人民币升值等也对制造业的发展造成了影响;,企业家精神和创新精神不强、实体经济资本流失严重。

另外,我国制造业长期处于国际产业链分工下游,产品增加值过低、不具备品牌效应的状况也没有改变。当前,在全球经济的“L型复苏”中,很多企业都在喊要进行产业升级转型,但都没有明确的方向,存在削足适履的现象。例如,在太阳能、风能产业中,一些企业是在以牺牲本国资源环境的代价,给西方国家输送清洁能源。另外,转型升级也需要考虑现有国家的工业体系是否支持。

在内忧外困的境地下,制造业企业的生产经营状况也已是冰火两重天。突出表现为国有大中型企业的产能过剩、库存积压;民营制造业资本流出,“产业空心化”现象日趋严重。由于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存在与正规金融系统联系上的差异,国企作为财政和货币政策的主要受益者,往往高枕无忧,在政府投资带动下的粗放式生产易造成产能浪费。钢铁、水泥、汽车制造等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很严重,钢企甚至面临全面亏损。有资料显示,目前我国制造业的平均产能利用率只有60%左右,不仅低于美国等发达国家78.9%的水平,也低于全球制造业71.6%的平均水平。由于长期大规模投入而积累的产能得不到充分的利用和释放,这直接加重了中等规模以上制造业“去库存”的压力。

与国有制造业过度投资、粗放生产不同的是,民营制造业企业却不得不“离本地化、离制造化”。过去十年中,中国制造行业的平均利润率为3.2%,这与房地产业20%以上的利润率差距悬殊。在短期投机、套利机会的驱使下,产业资本难免不撤离制造业,形成“示范效应”。渐渐地,越来越多的企业家撤出了实业领域。在这种恶性循环的作用下,目前一些企业和区域的“去工业化”迹象开始显现。在温州,大量制造业企业外迁,资金流入股市、楼市和矿业,而且这种现象在珠三角地区也存在。由于经商环境的恶化,民企难觅好的投资项目,其盲目转行很容易导致资金链断裂。再加上资金“融不到、用不起”的问题,企业只好坚持不贷款经营,只能通过自身产品结构调整、机械代替手工、合理选址开设新工厂等传统方式来艰难维持生存,产业升级之路难上加难。

既然是一边投资过热、资源要素过剩导致产能“泡沫”,另一边却由于过冷的经商环境导致过早的“去工业化”滑坡,那么的解决办法就是通过市场化合作竞争的方式把二者结合起来,并以此来加快国企私有化改革的进程。具体说来,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尝试:

,鼓励两类制造业企业在跨地区行业整合、并购的过程中积极合作,通过兼并、重组以优化产业内部结构和组织形式,并以此来提高我国制造业产业集中度,解决中国制造“大而不强”的难题。

第二,鼓励两类制造业进行产业融合,建立开放型产融体系,以此来扩大制造业规模,开发新型产品、拓展新型商业模式。

第三,加大科技研发力度,鼓励二者一同开展产学研合作和创新交流,通过高新技术的嫁接改造和提高产品的附加值。

第四,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垄断性领域,为民企营造公平的市场环境,鼓励民资以独资、参股、控股、特许经营等方式,参与到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领域。

这样一来,国有制造业企业不仅可以把过剩、落后的产能转移给生产力匮乏的民营经济,以消解严重积压的库存,还可以借助民企来大幅拉动就业,提升国企效率、激发创新意识,打破“产、销、营、渠”的长期固化锁定。民营制造业企业不仅可以享受到应有的国家财政、货币和产业政策支持,借助国企科技研发资源来激活自身创新能力,还可以学习引进现代企业制度、促进国企产权多元化改革,实现规模经济。

(赵晓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;史贵存 北京科技大学中国经济研究组成员)

中水回用
钢丝网厂家
捕鱼赚钱能提现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